????尽管私心里并不是很想见到陆江远,不过人马上就到门口了,章时年也不能真的将人打出去,他起身去老爷子那桌告知了一声,很快和陈安修吃完饭,就领着两个孩子一道去门口迎着。

????吨吨当然是知道陆爷爷的,不过冒冒年纪小,又小半年没见到人,好像就不大记得了,陈安修路上叮嘱他,见到人要喊爷爷,冒冒就只知道咧着嘴笑,也不知道那两只驴耳朵听进去了几分。

????不过见到人之后,哥哥喊了爷爷,陈安修从背后戳他一下,他就跟着喊了。

????除去章时年略显碍眼些,对上许久没见的儿子和两个孙子,陆江远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从下车起,脸上就没收起过的笑容足以证明。他怀里抱着胖冒冒,手里牵着吨吨,又问陈安修来越州多久了,各种还习惯吗?

????陈安修当然说一切都好,他这也不算说谎,事实上也算不得很糟。

????至于打过招呼后,就被光明正大晾在一边吹风的章时年,只能临时担起向导的任务,在前面负责引路。

????陆江远的这次到来并不高调,他只带了吴东此外还有一个司机,司机还被留在外面,就吴东一个跟着进来了,他眼观鼻鼻观心地走在最后面,忠实地扮演着他沉默稳重秘书的角色。

????老爷子是家里的长辈,又是章时年的舅舅,陆江远到了家门上,必定是要先去拜访他的,章时年就带着人直接去了老爷子的院子。

????“陆……爸爸,前面就到了,老爷子他们应该已经在里面等着了,你把冒冒给我吧。”快到门口的时候,陈安修打算将人接过来。

????已经抱了一路,多少缓解了点思念孙子的心,加上知道待会抱着孩子说话不是很方便,就把冒冒交还给了陈安修。

????老爷子和陆江远的父亲陆陶是旧相识,早年也有些来往,从某种意义上说,老爷子也算看着陆江远兄弟几个长大的,所以不管现在身份如何变化,他也得恭恭敬敬地称呼老爷和老太太,“章叔,方姨。”

????两人都欣然应了,老爷子更是起身来拉他的手,又仔细打量说,“快十年没见你了,好像都没什么变化。”

????陆江远笑说,“还没变化呢,今年都五十二了,再过几年,头发都该白了。”

????“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还活着,在我们面前,哪里有你说老的道理?”

????陆江远作势告饶,“是,是,以后再不敢提这话茬了,倒是章叔,您和方姨的气色看着真不错。”

????“我和你方姨这些年在美国,无事一身轻,身体还是可以的。”

????“你们身体好,就是做小辈的福气。”

????虽算旧识,但久未见面,最少不得的就是寒暄,以前的,现在的,家里的,外面的,都是场面上常来常往的人物,说的话都是热络又亲切,不过坐在一边的陈安修多少也猜到,其实关系应该也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亲近,真要交情那么好,就不会快十年没见了,又不是封锁时期,出国比登天还难。他们真要想见面,分分钟钟都可以。不过他也没有必要卖弄小聪明,从中拆穿什么,就老老实实坐在那里听,时不时地跟着附和两声。

????直到讲到吨吨冒冒,彼此的话里才有了点真实的意思。可能也都知道今时的关系已经不同于以往,慢慢慢慢的,就少了些客套和场面话,说起陈安修和章时年现在的关系,陆江远虽没表达出太明确赞成的意思,但破天荒地夸了章时年两句,夸他眼光准,谋略好,做事又有决断。

????陈安修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又或者是陆叔被外星人换了芯子,怎么今天竟然夸起章时年了,要知道在以前,就是这种不疼不痒的面子话,两人也是不肯为对方讲的。(ianuaang.cc )至于章时年,只是轻微地挑了下眉,似乎沉默地表示……接受了。

????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又有吨吨冒冒在场,上午见面的气氛还是很好的,不过老爷子知道,陆江远一大早就赶飞机过来,应该也累了,就让他先去洗漱休息一下,午饭就在这里吃。休息的房间都已经让人准备好了。

????陆江远倒不是很累,不过既然是人家的好意,他也不好推却,就顺势应了下来,他想带吨吨冒冒进屋多说会话,不过见他们正窝在老爷子边上一起看图画书,就没惊动,只让陈安修陪他过去。在路上的时候,他随口问起,“你和吨吨冒冒的房间是哪个?”他看这院子房间不少。

????“我们不住在这里,我们一家住在另外的院子里。”陆叔又不是现在就走,这种明摆着的事实也没法隐瞒,还不如一开始就摊开说明白了。

????陆江远闻言不动声色地说,“我看这院子挺大的,怎么还分开住了?”

????陈安修挠挠头说,“我以前又没和老爷子他们见过,他这里平时出入的人又多,我不太习惯,就另外找了一处清净点的。就我们一家人住,挺好的。”

????这说法也算合情合理,要在以前,陆江远可能也就相信了,但现在,他半个字都不信,通过这两年的相处,自己儿子说什么性子,他大概也清楚,来章家祭祖,又是第一次上门见章家长辈,安修怎么可能提这种任性的要求?就因为住着不习惯就让人专程再腾出个院子?就是章时年主动提起来,他看安修都不见得会同意。世上的事无非就是主动或者被动两种,既然刨除主动,剩下的就一目了然了。他压抑着即将窜出来的怒气,还算平静地说,“这个时间点,我躺下也睡不着,我这还是第一次到章园来,你陪我四处转转。”

????陈安修没察觉出他的变化,“行啊,正好前两天吨吨和我说,后面小山坡上的梅花开了,我带你过去看看。”

????“也不用特意去什么地方,就在这园子里随便走走就行,我刚才来的路上见各处景色都挺不错的。”

????陈安修听他这么说,也没什么可反对的。

????陆江远又让在后面一直充当木头人的吴东进屋和老爷子他们知会一声,说他们十一点半左右就会回来。

????吴东应着返身回去了,陈安修自顾带着陆江远出了院子门。

????祭祖结束后,章园里的人走的走,搬的搬,至今为止也就还有一百来号人,但这一百多人也不是天天窝在园子里不出门,不过再加上祭祖过后频繁来拜访的,园子里看着比往日还热闹些。他们一路走过来,不少人都看到了,有些许交情的就过来打个招呼,没交情的点个头就算是过去了。当然装作没看到的也有那么两个。

????在园子里逛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陆江远话题一转说,“走了这么久,找个清净点的地方歇歇吧,你住在哪里,带我过去坐坐。”

????陈安修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之前说图清净搬出来的,这会人家说清净点的地方歇歇脚,他一时也找不到理由拒绝,不过想想他现在住的那处院子也不是那么拿不出手,偏是偏点,但好歹也是一个独立小院。当然更关键的是,他那处院子离着这里真的不远,他们刚刚就从附近经过,只是他没特意点明。

????陆江远见他没回应,追问了一句,“怎么了?里面有什么东西不方便我看到?”

????陈安修不好睁眼说瞎话,他们那院子天天有人整理,他们能有什么不方便的摆在外面,“也没什么,爸爸,走吧。到我那里坐坐,待会咱就去老爷子那里吃饭。”

????就是几步路的事情,父子俩都身高腿长的,很快就到了,院门是虚掩着的,陈安修在前面推门进去,院子里的晾衣绳上挂着冒冒昨天换下来的几件小衣服,他记得早上泡在卫生间的盆子里的,可能来整理卫生的帮佣帮着洗出来晾上了。

????陈安修在口袋里掏钥匙准备开房门,也没注意到陆江远从见面起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打一进这个门,就淡了些,果然是处够清净的院子,又偏又小,想不清净都难,安修和章时年的关系特殊,不容于大众,章家祭祖的当口想低调处理,他能理解,可他的儿子就这么见不得人吗?就必须发配到这么个不见人的角落里。真以为安修背后无人,在章家地盘上想怎么拿捏都可以吗?

????有了这一层的认知,陆江远心里就恼上了章家,不过没在陈安修面前表现出来。

????午饭的时候,章元年听到消息也过来了,他早年进入内地,和北京方面关系好,在北京人脉也多,与陆江远在各种场合遇到过多次,虽没有合作,但也算得上是朋友。不过对于陆江远亲自来接陈安修,他还是有点小小意外的。陆家这两年的传闻他多少也听说过一些,也知道陆江远对这唯一的儿子颇为疼爱,但好像也仅此而已了,这位传闻中的鸿远少东空占着股份,既没有在鸿远上班,陆江远也没带着出入各种公开的交际场合。除了与时年的关系在一定的圈子里传地沸沸扬扬,除此之外,似乎很少有这位神秘少东的消息,听说卫家的那位小少爷与之交好,带着在公开的场合露过几次面,但很快又消失了,也没给人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有人将这解释为陆季两家的刻意保护,也有人说可能就是个绣花枕头,本身也上不得什么台面。陆江远将人认回来,每年分点红利给他,养个富贵闲人罢了。<!-- by:da50s2x|24127|11560468 -->( 农家乐小老板 http://www.wjxsk.com/5_5039/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