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

????“你没有道守约定,所以我只好出此下策!”路奕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哪里没有遵守约定?是你……”她眉头一蹙,发觉隐瞒的事情也到了必须坦白的时候。

????她转而面向贝威和路奕的父母,冷声道:“你为了权位而娶我,这项协议我可是一直信守承诺,始终没有向这个老家伙提起过,我不懂,你还有什么资格批评我?是你自己说过,在我认为可以离婚的时候,你绝对会同意签字;现在呢?你不仅一直拖延,还登这个……什么烂头版!”

????她无法抑制的怒火终于爆发,这些年来她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知道她爱上他之后,却始终无法得到结果的惶然心情谁可以了解。

????她只想完全脱离这个环境,离开这个永远不会爱上她的男人,难道这也有错?路奕面不改色地走到她面前,深深地凝视她眼眶中的盈盈水光,他明白她的委屈。

????“这些事!我已经向爷爷解释过了!否则他不会允许我发布那份俗又有力的头版告示。”

????“那好呀!老家伙,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就该放弃要我弄什么菜了吧?你该处分的人是他!”她指责。

????贝威只耸了耸肩。

????路奕接口道:“当然,爷爷不会这么容易放过我,所以他已经说明了处罚我的条件。”

????“很好!”她愈听愈不明白,“那你们登那篇报导是怎么回事?你们不顾面子,我还想做人!“

????“如果我不那么做,我不知道要到哪里找你。”路奕坦言,他自她消失的那天开始即无法成眠,他欠她太多解释,可她为什么听也不听他说什么就消失不见?

????“据了解,那些人说你快乐的在海边捉螃蟹?”他悲情地说,“你真这么无情?”

????“我不捉螃蟹,难不成游泳?”她白了他一眼,提醒他,“你到底要我回来做什么?那些无谓的解释我不想听了,我感兴趣的是你签字了没?”

????“你还是这么坚持?”

????废话!我哪一次不是签好字然后等着你?你既然已经向大家坦承,那我们的关系应该明朗化了,不是吗?再说,他们处罚你的方式,最严重也不会叫你去死,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你错了!”他对她的说法大大的摇首,“你已经看到我在报纸上写的是——你是我的妻,而我是你的夫;一旦公诸于世的新闻,想改变亦是相当困难了。”

????“什么意思?”她更迷糊了,而眼前的这一家人,全都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又是什么意思?有种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她忙往门边一退,准备随时可以逃出去。“爷爷给我的处罚,不成功犹如宣判我的死刑,你说重不重要?”路奕说着,意味深长的望了贝威一眼,他需要空间和她好好谈谈,所以他亦走了出去。

????“不可能!”她压根儿不相信,“什么处罚那么严重?”

????“把你再娶回来,真真正正的娶进门。”路奕定定的看着她,深情款款的眸光里,犹如……她梦里的展子谦对古钰儿深切的爱恋。

????可……不可能的!她冷漠的摇头。

????“别再犯下同样的错误!你该去娶一个像静芳那样温柔贤淑的女人,而不是我。也许花上一辈子的时间,你都不会爱上我,我不想再掉人同个漩涡里,太……太痛苦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你?”他轻声问。

????她冷哼了声,指了指在场的众人。

????“有谁不知道你对静芳的思念有多深,你当大家全瞎了,但我没有!我是自私的,若你心中有别人,我不会再选择介入。”

????“是!我心中有一个人。”他颔首,凝视着她眼底闪过的受伤,静静地说着:“又或者,应该说,在好几世以前,我就一直深爱着这个人,我对她的亏欠数不清,每一世,我都带着这满满的歉意为寻她而来。”

????“哦?那……你何不去娶静芳的牌位?”她好不容易平静的心,再次被他轻易的扎了满身;她早就知道回来会听到这些不是属于自己的思念,她不想再纠缠,她快要崩溃了!

????“我到她的墓前去请求她的谅解。”他直接走向她,她正低垂着头,似乎不想再开口了,可他还是继续说:“因为我爱你,所以我要娶你!更因为我已经爱上了你,所以才会无法下笔签字离婚,早在之前的几世,我已经爱了你好久、好久!我不想再放开你,所以我和你依然会生生世世纠缠下去。”

????蓦然间,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抬首的瞬间,他呼吐的鼻息辣的撒在她脸上,她还来不及说话,他便吻住她的唇,深切的索取记忆中最熟悉的味道。

????似乎有一丝酒香混杂其中?

????他找回了脑中片段的记忆,那晚在酒吧,他就是因为这个气味而恋上了她吧?又或许——那是开启他几世以来纠缠或遗忘情感的钥匙!要他以无法自拔的爱去包容她的开始。

????“你……你……你神经病!”原本白雪般的双颊瞬间染上两朵红云,这里可是很多人在耶,他怎么可以吻她?还有……他手上的东西是什么?

????他手中拿了只盒子,掌心四方型的大小,由前端开启,一只翠玉戒指映入她眼帘的时候,她的心一阵强烈波动和起伏,就像是找回遗落已久的失物般。

????“这是从拍卖会上买来的戒指。”他缓缓的诉说着,“当我得到它的那天,即高烧不退,直到在梦境中找到答案,我才醒过来!我不知道那是否真实?可我却认定它的确存在,我去找了卖家,玄妙之处在于他当初肯将戒指交给我,是因为他亦在梦中看过我。”

????“梦?”她茫然地望着手中的戒指,仿佛有股力量自戒指注入她的体内,她的心跳愈来愈快,断断绩续的梦境也正逐一拼凑在一起。

????“展子谦!”

????当他吐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她震惊地看着他。“你……你知道?”

????“我终于明白那天你为什么激动?”每日夜里,他从她的梦呓里渐渐了解她亦为梦所苦:“原谅我,我深信我们之间有着好几世的情缘,我醒悟的时间太晚,让你受尽了委屈,我恳求你的原谅,不论我是展子谦远是路奕!我没有办法不去爱你,真的。”

????“你……你相信那个梦?相信、相信……”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是她得到了古钰儿最想要的结局吗?她终于盼到了他回头看看她?回头哀求她的原谅了吗?

????可,无法克制的泪水如决堤般,她所有的委屈以平反之姿宣泄而出。

????“我……我不再是一厢情愿了吗?”

????“你没有!这是我预备要给你的解释,谁知你却突然不见!害我担心不己。”他缓缓地把玩她细长的发丝,埋怨的口吻尽诉连日来的心惊胆跳和担心害怕。

????筹措这场宴会,他可是堵上了生命和等严,若无法成功,他和整个集团将成为业界的大笑柄,他的确给了她一个很大的面子,要她回来踩它都在所不惜。

????“我怎么知道是这个?”她怒眉一层;不满极了!“你自己也说,早知道、早知道!你写的那封焖信,又没有说要讲这些。”

????“先说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再说,你无情的到海边追浪,我都没有说你呢!”“不然呢?我要哭哭啼啼的求你快点来爱我吗?”

????“你一天到晚和我斗嘴!哪里肯哭啊?”他微皱起眉表示不满。

????“你的意思全是我错喽?你登那种报导才叫气死人好吗?”

????“辜玟,你非要和我吵吗?”他终于忍不住的低吼。

????“不然呢?路奕大总裁?你再罗唆我依然会逼你签字,信不信由你!”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受委屈的人是她耶!她不把他当牛用,难消心头之恨。

????“辜——玟——”他放下玩弄发丝的手,蓄势待发的怒意正酝酿着一件事;这女人——他绝对有方法治她。

????“你真的很爱叫我的名字,我明明在你面前,你有必要这么大声叫我吗?”比起尼古拉二世的婚戒,这只在几世以前就属于她的玉戒意义更是重大,她得好好研究一下,才没空理他的大吼大叫呢!

????突然,她的身子被他拉了回去,惊愕的呼叫声倏地淹没在他炽烈的吻中,两人紧贴的身躯,让她感觉到他强烈起伏的心跳声,他急切、追求、爱恋的热情全都化为一吻倾诉,她可以深深的体会。

????她为之倾倒,更深深的陶醉其中,被引燃的火正迅速的在她体内烧灼她的理智,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手不安分的揉拧着她的背部,非同小可的自他深情的吻中转为猛烈。

????“你……你干什么?”她大惊失色的往内一看,脸红得不像话。

????“别瞧了!那些人早识相的为爷爷的寿宴忙去了,而我,则是负责收服你这座又冷又呛的冰山。”他粗喘的气息不客气的占领她的颈项,“我等了你好久……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满溢的幸福尽在不言中,不论是古钰儿的委屈或爱情,她在这一世都盼到了,她已经没有什么要求了,这个男人——的确信守着承诺,生生世世都只娶她为妻。

????她还能回答些什么?衬着月光,耳畔浓绵的情话已够让她心满意足了!

????想不到这场玩笑的婚姻居然会成为她一辈子的归宿,而他,则是和她共度生生世世的男人。( 七世情戒(黑寡妇4) http://www.wjxsk.com/5_5362/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